您现在的位置: 科学发展观 > 文章阅读 > 正文
活动简报第八十八期
发布时间:2010-9-26 来源:中国青年报2010.7.26 点击:971 字体: 打印 关闭

武汉理工大学

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

    

88

 武汉理工大学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2010726 


 

 

 

 

【中国青年报】武汉:分流志愿服务方向 创新志愿服务形式

 

影像在白色的银幕上跳跃、精彩的对白通过音响传遍整个房间,随着剧情起伏观众发出笑声和“啧啧”的叹息声……一切看起来和普通的电影院没什么不同。但仔细观察,不同马上显现出来:观众的眼睛大多没有看着前方,有的对着面前的桌面,有的侧过头、把耳朵对着银幕,有的则干脆对着天花板。

  近日,武汉市江汉区残联“牵手同行”盲人电影院举行首映。来自武汉理工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的志愿者于娣、余霞蓉、李思雯应邀担任这次首映的讲解员。

  《山那边》的感动

  这天志愿者们挑选的电影是《山那边》,是一部由“80后”导演韩延指导、讲述大学生到农村小学支教的故事。女主角许小萌大学毕业的那一年,和大学恋人江可可一起报名,志愿去了山村支教,时间是三个月。物质的贫乏、生活的单调让江可可打了退堂鼓。许小萌坚持了下来,从而慢慢了解调皮的小葫芦、不会说话的小根子、爱唱歌的春秀等山村的孩子们,以及有很多缺点但一心扑在孩子身上、坚守农村教育、绰号为“破罗”的罗老师,收获了很多感动与成长。

  影片中有一个情节:罗老师认为许小萌坚持不了几天,不让她代语文课。两人争执不下,最后许小萌提议由孩子们投票决定。大家都想投许小萌的票,但罗老师用眼神、表情、咳嗽暗示大家投自己的票。其间没有一句对白,志愿者们用简练的语言将这些“暗潮涌动”一一讲了出来。观众被“破罗”的“心机”逗得笑了起来。

  如果没有讲解,盲人们听到的将只是几声咳嗽,对于银幕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完全不知情。

  影片结尾,听到罗老师为修教室到山上背黄泥、遇到泥石流而去世的消息,女主角很受震动,选择回到山村小学,代替死去的罗老师继续自己的教师职业。听到罗老师去世的消息,观众席上发出了一片叹息声。大家完全沉浸在电影里。

  李思雯是大一学生,但已经是学院青年志愿者协会现任会长。她说,为盲人放映的电影一般都选择写实类、情感类的电影,比如《我的兄弟姐妹》、《暖春》、《落叶归根》等。《我的兄弟姐妹》讲到四个兄弟姐妹在父母死后面临分离的那一幕,老大仔细地摸着每个弟妹的头,很多盲人观众都流下了眼泪。

  “我像健全人一样享受到了看电影的乐趣”

  家住武汉市江汉区花桥街花桥二村的刘记学记得,自己失明以后,有一次去电影院看电影。当时看的是喜剧片,电影里有很多搞笑的镜头。他坐在电影院里,整个剧场笑声不断,但因为大量的喜剧镜头都没有对白,他一点笑的感觉都没有,头脑一片空白。“那次看电影我没有收获到看电影的喜悦,而是受到了深深的刺激。”

  而这次看电影,刘记学“看”得很开心,“因为我看懂了,看完整了。整个电影看完后,我没有感觉到什么障碍,也没有留下遗憾。我像健全人一样享受到了看电影的乐趣。说句心里话,我要感谢这些志愿者,他们是我们盲人的眼睛,他们的解说就像给我们戴上了一副看电影的眼镜。”

  武汉市残疾人服务中心主任熊国祥用“让残疾人活得有尊严”总结开设盲人电影放映室的意义。他说,盲人只是眼睛看不见,其精神文化需求不亚于甚至高于健全人。以前,残联也曾组织盲人到电影院看电影,遇到不懂的地方,大家免不了互相讨论讨论,引起其他观众的反感,一来二去大家都不敢去电影院了。

  熊国祥介绍,去年8月,武汉市在武昌区开放了首家盲人电影放映室,到今年年底,武汉市7个中心城区都将建立盲人电影放映室。每家盲人电影放映室将每月定期放映一次电影,平时不定期到社区内上门放映,将需要更多志愿者为盲人讲解电影。

  他评价说:“大学生志愿者都很有激情,而且追求完美,一场比一场讲得好。不仅帮助盲人们看懂电影,连眼睛能看见的街道干部都说听了志愿者们的讲解后,对电影理解得更深刻了。”

  志愿服务:分流才能创新

  在培训新加入的志愿者时,老志愿者们特意买来黑丝带,蒙住新加入的志愿者的眼睛,把他们从门外搀扶进来,让他们亲身体验作为盲人的感受和需求。

  每场电影讲解需要三四名志愿者。一部电影,先整体看两遍,再根据情节分成三个部分,分配给三位志愿者撰写讲解词。电影本身有台词,讲解要刚好填充留白的地方,而不能占用电影台词的本身播放时间。这听上去很简单,其实做起来并不容易,因为不仅了解剧情,还要体会其中的感情。

  仅仅为一部片长100分钟的电影写讲解词,就要花掉近20个小时的时间。在正常的学习之余,志愿者们常常熬夜看电影写讲解词。讲解词写完后,还要给宿舍的同学或其他志愿者试讲,根据效果再进行修改。

  亢茜是学院青年志愿者协会上一届的会长。有一次讲完电影后,一位盲人老奶奶主动上前拉着她的手说“谢谢”。讲的时候能看到听众的表情,看到他们随着电影情节和自己的讲解或喜或悲,或哭或笑,亢茜感觉自我价值得到肯定,自己做的事情很有意义。“讲完之后,觉得一切辛苦都值得。”

  武汉理工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团委书记彭成刚表示,目前不少志愿服务陷于趋同,大多选择到福利院、敬老院去。而志愿者们在这些地方做的工作无外乎打扫卫生、帮助老人晒晒太阳,甚至出现“一个老人一天被洗了三次脸,梳了四次头发”。

  彭成刚一直在思考:“这种一般化的、大家都在做的志愿服务,我们要不要去做?做了是不是也在浪费资源?”他认为志愿服务应该分流,关注没有被关注的群体和需求。大学生的志愿服务愿望很强,但也要考虑学生自身的发展,同时不给被帮助者增加负担。

  随着“90后”进入大学,他们更加独立自主,很多人不会因为“加分”、“表扬”等功利性因素而什么志愿服务都参加,他们更倾向于选择高质量的志愿服务项目。

  彭成刚说,自从2008年在武汉市黄鹤楼街道为盲人讲解第一场电影以来,这个志愿项目已经实施近两年。志愿者的来源也在不断扩大至整个武汉理工大学以及其他周边高校。


报:部属高校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,部属高校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指导检查组,省委高校工委

发:校领导,校长助理,各二级单位深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活动领导小组,校属各单位


 

 

  • 2009 All Rights Reserved. Powered By Token Team.